天诺时空网络学院-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汉字转拼音日历农历查询解压缩软件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zolsky.com
 
您的位置:

临界爵迹3风津道 番外篇《死灵眷赏》

作者:郭敬明    类型:玄幻

《临界爵迹3风津道》 番外篇《死灵眷赏》


【六年前】

【西之亚斯蓝帝国·格兰尔特·心脏】

特蕾娅站在走廊的转角,空荡荡的走廊里没有任何的动静。角落里站立的白银使者一动不动地静默于阴影之中,带着些许森然的鬼气,他们看起来仿佛没有生命的雕塑一样,如果不是刻意地去留意,你完全觉察不到这条走廊里,竟然站立了四个白银使者。空间里始终充盈着说不出色泽的光线,谁都不知道这些光线的来源,在这本应漆黑一片的幽深地底,却始终笼罩着晨曦初亮时的那种青灰色冷光。

霓虹已经在天格的人的带领下,被护送回天格内部了。特蕾娅心里很乱,几个小时之前,自己的性命差一点就断送在这个仿佛橙色闪电般的男子手里,而此刻,他已经变成了自己的使徒。曾经是侵蚀者的自己,今天居然有了另外一个侵蚀者作为自己的使徒。命运有时候真的让人无从预料。 但幽冥还没有出来。

特蕾娅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刚刚在那片雪原上,特蕾娅亲眼目睹了那两个连体姐妹的恐怖力量,那是一种与人类常识完全相违背所带来的怪异之感,

走廊的静谧被一阵沉重的石门开启的声音打破了。杂乱的脚步声从走廊前方尽头处传来,过了一会儿,幽冥裹在漆黑战袍中的修长身影,出现在特蕾娅的视线里。 幽冥的身后,四个白银使者,分别两两扛着两口巨大的黑木箱子,沉默地跟随在幽冥的身后。一股隐约的血腥气味飘到特蕾娅的鼻尖。

“箱子里是……她们两个?”特蕾娅看着箱子木头缝隙里渗出的暗红色血浆,压抑着内心的不适,问幽冥,“她们分开了?”

“嗯。”幽冥走到特蕾娅面前,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两个人抬着一口箱子,继续朝前面走去。另外两个人,抬着另一口箱子,恭敬地站在幽冥的背后,等待着幽冥的指令。

“我要先把活着的这个,送到神氏家族寄养。这是白银祭司的命令。”幽冥看着特蕾娅,轻声地说道。他的脸色看起来依然苍白,仿佛仍旧停留在刚刚的震撼之中。 “活着的?那另一个……”特蕾娅惊讶地抬起头,那两个抬着箱子离去的白银使者,已经转过前面走廊的拐角,朝地面之上的方向走去。“另一个要怎么处理?”

“已经死了,没有生命了。当然只能丢掉了。”幽冥冷冷地说,脸上终于恢复了一些杀戮王爵一贯的冷酷和残忍。

“为什么要杀了其中一个?”特蕾娅问道。

“你们先把箱子送到地面上去,在出口处等我。我马上上来。”幽冥没有回答特蕾娅的问题,而是转过头,对抬箱子的白银使者说道。

两个白银使者离去之后,幽冥对特蕾娅说:“边走边说吧。”幽冥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朝着走廊角落里那些仿佛石像般一动不动的白银使者看了看,特蕾娅会意后,点点头,随着他往心脏外面走去。 “她们两个其实只能算作是‘一个’侵蚀者。她们本来是一对双胞胎,在子宫内发育的时候,却因为某种原因而导致发育残疾,她们生长出各自独立的身体和面貌,却没有生长出两条独立的脊椎一一她们背靠背的地粘贴在一起,骨血相融。所以,这就注定了,她们俩只有一个能存活,分开她们的话,其中一个就一定会死。白银祭司让我在她们两个人中,做出选择。”幽冥对特蕾娅说道,他的眉目用力皱着,脑海里依然残留着刚刚石室内骇人的景象,白花花如同蛆虫般涌出的肠子,腐烂的花朵的后背,骨蛇般窜动进体内的脊椎…… “为什么非要分开她们两个呢?她们两个这种连体状态,如果只是单纯从战斗力上来说的话,不会是更厉害吗?拥有两倍魂力,拥有双重魂路,要知道,普通使徒体内可是只有一套灵魂回路的哦。分开她们,只是让她们在外表上看起来更美观,更像一个正常人罢了。我不相信白银祭司会因为这个原因而让你必须杀死其中一个,而保全另外一个。”

“白银祭司说,除了她们共享一根脊髓之外,她们还共享一个魂印,魂印的位置,在脊椎骨的最顶端,在脖子后方靠近后脑的位置。特蕾娅,你应该了解,一个魂印只能匹配一种魂路,但她们两个人,却具有不同的灵魂回路,这也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天赋。白银祭司说,两种不同的灵魂回路共存的时间不可能太长,就算我们不将她们分开,不主动选择,那么魂印最后也会被动选择一种魂路,而吞噬另一种回路。而且,在雪原上,我对她们两个人的攻已经将她们的肉体连灵魂回路支离破碎地切割开来,又混沌的合长在了一起,无意中更加速了对彼此的渗透进程,两种魂路都在企图吞噬对方的魂路,最终结果有可能会两败俱伤,魂印破碎的同时肉体也会被摧毁……” “她们的天赋是不同的吗?”特蕾娅沉思,想了想,抬起头问幽冥。

“是的,不同。其中一个天赋,和我很像,都是拥有不断地突破自己的魂力上限的能力,而另一个,我们刚刚在雪域上,已经感受过她的可怕了,你还记得之前那种冰冷恶心的恐惧感吗?那就是她的天赋,叫做精神侵染,她体内能够发出一种无法听见的声音,让人的脑海里的平衡感和理智都打破,能让人感受到她营造出的极大恐惧和恶心感,让人引导至精神错乱,失去理智,最终暴乱发狂。”

“你选择了这个?”特蕾娅后背发凉,她似乎又感受到了那种令人崩溃的脑海里的音波。 “当然不会。这种邪恶的天赋,我不认为它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它太可怕了……”幽冥的嘴唇轻微的颤抖着,“而且我觉得这对姐妹,还没有完全掌握她们自己的天赋,就像我们俩刚刚从凝腥洞穴里出来时一样,我们对我们的天赋使用还不熟练,而且因为魂力有限的关系,也无法完全发挥天赋的潜能,所以我不知道,但精神侵染这种可怕的天赋被一个魂力强大且精于使用魂力的人催动时,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幽冥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轻微颤抖的眼皮,让他的表情有一种让人同情的脆弱,特蕾娅从来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神情。 “所以你选了那个和你差不多的天赋的?”特蕾娅脸上写满了疑惑的表情,因此,她的话语里,包含着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

“嗯。”幽冥点点头。

特蕾娅没再说话。

两个人沉默地朝心脏上方的格兰尔特城走去。“那我先走了。去神氏家族。”幽冥在暮色里裹进他黑雾般的长袍。

特蕾娅看着幽冥的身影消失在越来越浓的昏暗天光之中。她心里一个声音值正得越来越清晰,那个声音在对着特蕾娅反复地说着:

他在说谎。

白银祭司也在说谎。

她抬起头,双眼里白色雾气翻涌不息,几分钟之后,她的嘴角悄然挂起一丝神秘的笑容。她收拢目光,转过身,朝着另一个方向快速掠去。


【西之亚斯蓝帝国·格兰尔特·城外旷野】

夜色渐渐粘稠起来。起风了。风里卷裹着零星的碎雪,吹打在脸上发出令人清醒的寒冷。

特蕾娅追踪着那股此刻已经弱不可辨的魄力而来,一路至此,这里已经是格兰尔特城外的旷野。裸露的漆黑岩石四处耸立着,积雪簇拥着这些石头,将天地装点成一个黑白分明的世界,皑皑白雪的月光下,反射着清冷的光芒,让这个天地看起来没有一点温情。

特蕾娅站在一座高高的巨石顶上,在她面前,是一个一块巨大的岩石合拢在一起围成的坑洞,坑洞底部是一层厚厚的积雪,此刻,那个小女孩的尸体,就被丢弃在这个坑洞里,渐渐地发冷僵硬起来。 特蕾娅在听到幽冥说出两种回路无法共存的时候,就已经疑惑了。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如果这两个小女孩是彼此只有一个魂印、两套回路无法共存只能二选一的话,她们是不可能在凝腥洞穴生存那么久的,就到足够让她们成长为十二三岁的年纪的。要知道,如果对一个已经拥有回路的人赐印,不要说十年,就是十分钟也撑不过去,就会在两套回路的彼此切割渗透下,魂力逆流紊乱而亡。所以,特蕾娅觉得,那两个小女孩,已经是有属于自己的完整的爵印和灵魂回路的。 而且,幽冥对另外一个小女孩的天赋的描述,也刻意地轻描淡写,说是和他的能力差不多。但是,他怎么可能选择一个个自己一样的天赋侵蚀者来做他的使徒呢?而且,就算他有可能做这样的选择,但是,白银祭司也不会在凝腥洞穴中培养重复的天赋而且还让她活着走出来吧?特蕾娅朝着石洞下面轻轻一跃,来到小女孩的尸体旁边。她蹲下身子,双手在小女孩破碎的身躯上,轻轻地抚摸着少女丝缎般光滑的肌肤,和肌肤上早已经凝固的血块。她手上均匀而缓慢地渗透出魄力,一丝一丝的魄力被注入进少女的身体,仿佛雨水填满了干涸的河床,大小分支的水流清晰地出现了,然而—— 特蕾娅猛地站起来,她在巨大的震惊之下后退了几步,狼狈地撞在岩石上(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全文阅读)。她瞪大着双眼,眼前的场景让她难以置信:金黄色的魄力在她粗粗细细密密麻麻的灵魂回路里,开始缓慢地流动起来。

“她还活着……”

特蕾娅的呼吸急促地起伏,她证明了自己的判断,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是有属于她自己的爵印的,而且,这个爵印并不是在后脑勺,相反,是在她大腿内侧,此刻,那个爵印已经清晰的投射了出来。这时,特蕾娅猛然意识到:这个小女孩的灵魂回路,和自己太像太像了!连爵印的位置都是一样的!

特蕾娅压抑着胸腔内狂乱跳动的心,她重新小心地走近小女孩身边,她重新伸出她颤抖的双手,她在感受,她在临摹,她在探知着这个小女孩和自己如此高度相似的运魂方式。

巨大的月轮高高度悬挂在黑色的苍穹之上,皓白的月光,将雪域旷野,照得一片凄惶,然而,黑色巨石围绕起来的洞穴底部,一个巨大的秘密正在滋生、壮大、崛起。不知道过了多久,特蕾娅虚脱的靠在岩石上。

面前的小姑娘后背上撕裂开的大洞,已经在缓慢地愈合。甚至她哗啦啦流出体外的白色肠子。也仿佛有生命的长虫一样,缓慢的缩回她的胸腔,一根崭新的脊柱,正在她的体内缓慢的生长。

特蕾娅压抑着内心的狂喜,此刻,她身体里某种东西也在生长,那是一种异端的力量。然而,几缕紊乱的魄力,和一丝若有若无,却无比精纯的魄力,在同时向她靠近。

她轻盈地飞掠而起,跃出坑洞,闪身躲藏在岩石的背后(将夜全文阅读)。

她探出头,就看见了月光下,站在黑色巨石上面,长袍翻飞如莲花花瓣,面容比女人还要俊美的漆拉。皎洁的月光在他白皙细腻的皮肤面前,也仿佛黯然失色。他娇嫩鲜红的嘴唇,和他柔软浓密的睫毛下那双寒水般潋滟的眸子,在雪域荒野里,仿佛一株孤傲的花。

他轻轻的挥了挥手,几个白银使者跳进坑洞,片刻后,他们就抬着小女孩儿跃了出来。

“走吧,带回去。”漆拉冷冷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啊——”

几个白银使者瞬间倒地,他们扭曲的脸庞和抽搐的四肢,都分明的昭示着此刻他们正经受的痛苦。漆拉也忍不住身体剧烈的晃动了几下。

好在,那种剧烈恶心的感觉,瞬间就消失了。

“果然,这小女孩儿还活着。”漆拉站直了身子,轻声地说着。他看了看依然在昏迷的小女孩儿,难以相信在这种失去意识的情形下,她还能发动天赋。

月光下,巨石的背后,特蕾娅心中跃动着巨大的喜悦,仿佛一只野兽困在她的胸膛,难以抑制的想要冲出来。

“成功了。”特蕾娅在心里对自己说。

《死灵眷赏》全文。




 
天诺时空网络学院-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